十 咖啡之約

 

今早,程依香穿了件小橘碎花連身長裙,搭一件白色小外套,她從音樂小屋走下山坡時,回想著昨天的對話……

 

昨天有人問她:「妳知道哪裡還有像赤島這樣的咖啡館嗎?」

怎麼有人這麼問路的?程依香邊走邊笑。在赤島咖啡館時,她就知道他很不一樣,但她沒說。

不過,他說了。「妳是一個很特別的女人。」昨天問路的柴井康,把車停好後,下車陪程依香走了一段路。

「特別?呵呵……」程依香心想,終於不是不正常了,「為什麼?」

「因為妳進那樣的咖啡館。」

「為什麼進那樣的咖啡館就特別?那你是說你自己也很特別囉。」程依香覺得柴井康有股冷冷的傲氣,標準都會人的味道。

柴井康微微一笑,沒有否認。但他說:「我是跟蹤妳進去的。」

「跟蹤我?」

「我是看到妳進去後,才停車跟進去的。」

「是嗎?」程依香難以理解,「為什麼?」

「這都要怪妳。」

「怪我?」

「因為妳身上有一種……有一種,咖啡的……」柴井康揮著手試著找到一個貼切的詞,「魔力!對,就是咖啡的魔力!」他指著程依香說,「在妳身上。」

「咖啡的魔力?不會吧。」沒有人對程依香如此說過,但這說法的確讓她心動,「我覺得,你才是吧,你才比較像懂咖啡的人。」在赤島,程依香看他喝咖啡就知道他一定很懂咖啡。

「懂?不,咖啡是不讓人懂的。」柴井康說。

「哦,是哦,」程依香覺得這男人說話還蠻有意思的,「那你為什麼想找像赤島那樣的咖啡館呢?」

「邊城還有這樣的咖啡館嗎?」柴井康真懷疑邊城還有這樣的咖啡館。

「這樣?我不知道你指的這樣是哪樣?」程依香知道赤道的特殊之處。但她現在好奇的是:這男人的想法。

「只賣黑咖啡,只有吧台,看起來不像咖啡館的咖啡館。」

「呵呵,原來你喜歡不像咖啡館的咖啡館啊。」

「應該說,我想找這樣的咖啡館……」

「為什麼?」程依香發現他有一雙細細長長的單眼皮,跟她一樣。

「為什麼?」柴井康突然嚴肅地看著程依香,「為什麼妳不去星巴克那樣的咖啡館?而是選擇了赤島?」

程依香眨了眨眼睛說:「既然你也知道差別,那麼你應該也知道不少這樣的咖啡館。」

「的確有,但不在邊城。在邊城,我就是找不到適合我的咖啡館。」

這詞,程依香有點熟悉了。她心動了。問:「你不是邊城人,為什麼想來邊城找咖啡館?」

「我為什麼想來邊城找咖啡館?」

這問題,柴井康還真沒想過,「呵呵,這真是個好問題。」柴井康的眼神移向了茫茫大海,他是來邊城找咖啡館的嗎?當然不是。但不是嗎?他能說實話嗎?而實話是什麼?他搖搖頭,對程依香說,「我只是喜歡來邊城,至於我喜歡這裡什麼,我也不知道。」這話,有部分是真的。

類似的疑問,也曾發生在程依香身上。她望向大海,緩緩地說:「我不知道我去的咖啡館,是不是你要找的……」

「我相信妳。」柴井康肯定地說,「看一個人怎麼喝咖啡,就知道她是怎麼樣的人。」柴井康採訪過太多咖啡館的老闆,接觸過太多自認為會喝咖啡的人,但一個人和咖啡的關係,是不需要多講的,看他怎麼喝就夠了。

「妳喝咖啡的樣子很特別,那不是能學的東西,是一種天生的氣質,像咖啡香氣裡才有的那種……」柴井康的腦海突然冒出一個字:謎。但他沒有說,他說的是:「迷惑力。我相信妳選擇的咖啡館都不會太正常。」這時他注意到,程依香也有雙迷人的單眼皮,他的心是有些波動。但他覺得邊城和北都是不同的世界,而他並不是個會到處留情的男人。

「呵呵,原來你在找不正常的咖啡館啊。」程依香笑著說,但心裡卻想著:「都巿人,嘴巴這麼甜!我可以相信你嗎?」

當程依香還在猶豫時,柴井康正經地說了:「我只是希望妳能當我幾天導遊,帶我去妳去的咖啡館,如此而已。」他認真地看著她。

程依香被看得心慌意亂,只能含糊地回應:「導遊?」

「嗯,因為我需要幾間像赤島這樣的咖啡館,來解開我心中的疑惑。」

「什麼疑惑?」

柴井康望著海,久久才說:「咖啡謎。」

柴井康必竟還是交過幾個女朋友,他很清楚像程依香這種女人,用咖啡謎,比用他身為咖啡記者的身分有用。

「咖啡謎?」程依香一臉的疑惑。

柴井康解釋道:「咖啡自成一個世界,藉由獨特的感官經驗,誘發一連串令人扼腕的迷失。但在其中,卻有機會獲得不可預期的美妙蛻變。很迷人對吧?」柴井康停頓下來,觀察著程依香的表情,「妳一定也曾被這樣的咖啡迷惑過,對吧?」程依香只是微笑,沒有說話。

柴井康繼續說:「每個人似乎都知道什麼是愛情的魅力,但從來沒有人說得清楚,什麼是咖啡的魅力?」

程依香抿嘴笑著,心裡想的卻是:天啊!這男人是哪來的啊?她看了他一眼說:「所以,你想把它說清楚?」

「至少把迷失在咖啡中的自己搞清楚。」這句話對柴井康來說,並不算說謊。

「迷失在咖啡中?有這麼嚴重嗎?」

柴井康手抱著頭,一副困惑的神情說:「難道你沒有那種經驗……希望藉由一杯咖啡把妳帶到渴望又未知的祕境……」

「渴望又未知的祕境……」這說法,程依香喜歡。如果沒有,她幹麻要花那麼多時間坐在大紅蛋椅上喝咖啡呢?

今天的海浪好靜、好美。

程依香淺淺一笑說:「應該有吧。」

柴井康手放開了頭,回以一個微笑,「那妳一定懂。」

程依香點點頭。

「那麼妳願意幫我囉?」

「可是我知道的咖啡館不多耶。」

「五間就夠了。」

「五間?」程依香想了一下,她腦海裡可沒有五間咖啡館啊。

「四間也行。」柴井康想到剛才已經一間到手了,隨口補說:「我下來邊城的時間有限,不然當然更多更好。我很喜歡邊城,如果能住在這,像妳這樣,不知多好。」

程依香想了一會,這對她來說只是舉手之勞,沒什麼困難的。

她俏皮地問:「如果我帶你去,我去的咖啡館,那我有什麼好處?」

「當然,咖啡錢我付,司機我當。妳需要額外的幫忙,我都願意!像是洗車、倒垃圾,或是,換燈泡之類的,都可以。」

程依香笑著說:「你怎麼知道我剛好需要換燈泡呢?」

柴井康聳聳肩,「每個人都需要換燈泡的,那麼……」

程依香點點頭說:「好吧。反正只是喝杯咖啡。」

 

昨天柴井康從天天天涼跟蹤程依香出來,就是希望利用她找到剩下的五間祕境咖啡館。但他對邊城的咖啡館是不抱希望的。結果,沒想到赤島咖啡讓他十分意外。現在他更好奇的是:邊城真的還有這樣的咖啡館嗎?怎麼可能?

而程依香願意幫柴井康,單純是因為她喜歡跟他聊天的感覺。對程依香來說,他們今天的對話不曾發生在其他人身上,連咖啡館的老闆也不曾這樣和她對話。她不知道,她就愛聽他說話的樣子……那感覺,就像咖啡一樣:迷人。

她覺得他可以是她的另類吧台情人。想想,也不錯。於是答應他,隔天帶他去另一間咖啡館。

至於,要帶他去哪一間呢?

程依香走在赴約的下坡路上想著:雖然答應了帶他去,但說到信任……

 

今早,程依香穿了件小橘碎花連身長裙,搭一件白色小外套,她從音樂小屋走下山坡時,回想著昨天的對話……

 

 

 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