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八 生活咖啡

   春天來時,程依香隔壁那間小屋,賣掉了。整天進進出出的工人和施工聲,吵得她不得安寧。終於,她去了船吧。

 

「天啊!稀客!」老巴問:「多少年沒喝咖啡了?」

「二年多了。」小香說。

「我還沒見過有人真能把咖啡戒掉的,妳是我遇過戒喝最久的一個!」

「我沒有戒,只是剛好沒有想喝。」

老巴搖搖頭,煮著咖啡,香氣再度進入程依香的心肺。她一聞就知道沒救了!那味道就像老朋友。不是香不香的問題,而是一種感動,像自己身上失去多年的一部分,她趴在桌上一動也不動。

「哦……天啊!真是要命的味道!」

「呵呵,想念吧。」老巴聞著攪伴器,「妳知道嗎,咖啡在某種程度上就是一種祕密情人。」

「祕密情人?」

「看不見,但真實感動在心裡的情人。」

老巴緩緩倒出咖啡,端給程依香。

 

程依香靜靜聞著,只聞,她就有答案了。有些咖啡氣味特殊,光聞就知道是什麼。但有一種咖啡聞起來沒什麼,淡淡地,不張揚,沒有什麼驚人之味,可是那就像一種密碼,只有懂的人知道如何解。程依香沒有馬上喝,她放下杯子,轉身背向吧台,看著海,她知道這是一杯值得等的咖啡。這時,她眼前的海,讓她想起,有種人就像這種咖啡。但……算了。她想夠了,回過頭來,很小心地拿起咖啡,喝一口,含著,閉了眼,捨不得吞,她心裡滿意地說:我就知道是他。這是一個很悶的男人,冷酷無情的外表只是害羞的偽裝,骨子裡那濃勁藏得很深,來得很慢。她知道這支咖啡必需等降溫時,油脂才會浮現,而那油脂之順滑穩重,是無人可敵的。接著,甜韻開始攀附舌緣,停留在喉頭呢喃徘徊,如吟詩般撩繞不去……她慢慢由另一個世界回來,張開眼睛,看著老巴,淡淡一笑,「古巴,水晶山。」

老巴回以讚嘆的一笑,「看吧,忘不了的,就是忘不了。」

程依香嘆口氣,搖搖頭,「唉,是啊,怎麼會這樣……」

她看著外頭的雲,海依然在遠方,她突然想起,柴井康說過,老巴離過婚。

「老巴,你為什麼沒再結婚?」

「妳怎麼知道我沒再結婚?」

「所以,你跟大嬸……?」

「就是個伴吧。」

「你跟大嬸談得來嗎?」

「沒妳那麼談得來。」

「可是,你選擇和她在一起啊。」

「我也選擇和妳在一起啊。」

「哦,不一樣吧。我只是船吧的一個客人,而大嬸是你每天的情人。」

老巴豎起食指,警告她,「第一,沒有每天的情人這種人。第二,從這杯咖啡開始,妳不再是船吧的客人。」

程依香嚇了一跳,「為什麼?」

「今天起,妳來船吧喝咖啡都免費!」

「那怎麼可以?」

「唉,你以為我讓妳來喝咖啡是為了賺妳一百塊嗎?」

「當然不是………但不是嗎?」

「我還以為妳懂,吧台上最有價值的東西都是那些無價的啊。」

「我當然懂……但…」程依香在乎的並不是那一百塊要不要付,而是這一句的前一句,「等一下,大嬸不是你每天的情人?」

老巴喝了一口咖啡,「讓我這麼說好了,愛情是一種很年輕的東西,我一直覺得,人到一個年紀,愛情應該有一個更好的名詞。」

「什麼名詞?」

「我不知道。也許像咖啡裡的香氣,像嘴裡親自感受到的味道,就像你二年沒喝了,還是認得出來的東西……妳覺得那應該怎麼說?」

程依香想歪了頭,「嗯,是有點難說。」

老巴心有所感的說:「有些人每天都要喝咖啡,沒有咖啡就是不行。買一磅水晶山回家,依手感、體溫、心情,每天喝起來,有時差別很大,有時差別很小,但無論那杯咖啡是讓你感動,還是沒感覺,你每天還是一定要喝一杯。」

程依香不是很懂,「你的意思是說……愛情變婚姻後,沒感覺了,還是每天要喝嗎?」

老巴搖搖頭,「妳還記得伊期坦堡女人的故事嗎?」

「那個要煮咖啡給夫家喝,及格才能嫁進去的那個女人嗎?」

「嗯,就是她。」老巴看著程依香,沒有接話。

程依香想了一下說,「我想起來了!愛情偏酸,婚姻是苦的。那你煮給大嬸喝的,是酸的?還苦的?」

「我煮咖啡給她喝;她煮苦瓜給我喝。」

「呵呵,難怪你們能在一起。」

「小香啊,告訴妳一個祕密,我賣咖啡豆四十年了,小心點,有有效期限的東西,都是騙子!愛情和咖啡都是騙子,被騙的人可多了。」

「什麼?愛情和咖啡都是騙子?」

「不是嗎?迷戀咖啡或陷入情網都叫人瘋狂、無法正常生活。但不會長久的。人總要回到正常生活才真實。生活是一天接一天,很平淡、很平凡,這才是真的。」

程依香聽得不是很懂,她正想問什麼時,突然,她懂了!

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明白的?她突然靜了下來,看著海,緩緩地說:

「沒錯……最美的回憶,也沒有每天一杯咖啡真實。」

 

「能踏實、真實地過每一天,才能叫幸福。」

「就像每天都能喝到一杯咖啡,才是幸福。」

「沒錯。妳失去過喝咖啡的命,比起用離婚來學,妳算是幸運多了。」

「原來,這就是第一千杯咖啡的意思啊……生活,每一天的生活。」

程依香看著自己寫過的那張紙條,還貼在牆上……

 

第一次喝咖啡,是一個偶然;

   第一百次喝咖啡,是一種渴望;

   第一千次喝咖啡,是一種生活;

   第一萬次喝咖啡,是一種信仰。

 

老巴說:「不管哪一杯,真正會喝咖啡的人,都是在找那一杯咖啡背後無價的東西。」

「只有藏在那杯咖啡背後的東西,不是騙子,才能長長久久。」程依香說。

老巴摸著銀鬍子說:

「看來,妳已經知道第一萬杯後面的東西是什麼了。」

 

程依香回到音樂小屋,坐在大紅蛋椅,看著海。隔壁偶爾傳來槌打補釘的聲音,但那並不影響她回想今天的水晶山。今天那杯咖啡讓她想著:當咖啡融入生活,每天都要喝時,已經無所謂喜歡或不喜歡的問題了,而是自己生活中的一部分,每天都能擁有,且不能沒有的……簡單幸福。像這種的東西,比昂貴、難得、或出國才喝得到的豆子……真實。那柴井康呢?對她來說,他是不是這樣的東西呢?他每天都在她心裡,也已經不是喜歡不喜歡的問題了。她想著想著,又忍不住問了:「你找到咖啡謎了嗎?」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